中國攝影金像獎(簡稱“金像獎”)是經中央批準,由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和中國攝影家協會聯合主辦的攝影領域全國性最高個人成就獎。經第十二屆中國攝影金像獎評委會評選,產生獲獎人選19名,其中,紀實攝影類8名,藝術攝影類8名,商業攝影類3名...[更多]

查看大圖

空降兵冒死救出69名被困群眾 2008年5月18日11時,一架“黑鷹”直升機降落三江村,空降兵開始營救被困村民,兩小時后這里被泥石流掩埋。 2008年5月17日11時,空降部隊某部尖刀連26名官兵,歷經11小時,從塌方的山體冒死徒步行進40公里,挺進四川省綿竹市金華鎮三江村,營救被困的69名群眾。

天津大爆炸 2015年8月15日,大爆炸后留下的巨坑和廢墟。2015年8月12日,天津市東疆保稅港區瑞海國際物流有限公司所屬危險品倉庫發生爆炸,173人死亡,1.7萬戶居民房屋受損,8000多輛車被焚毀,并造成嚴重的環境污染。

騰格里沙漠污染之二:修復后的排污池 2015年10月29日,內蒙古自治區騰格里沙漠腹地,按環保部技術要求,耗資5千萬治理后的4個巨型排污池。 騰格里沙漠污染事件報道后,習近平總書記先后三次作出批示,國務院成立專門調查組展開調查,最高人民檢察院對涉及的企業環境污染案件進行掛牌督辦。

騰格里沙漠污染之一:沙漠腹地現巨型排污池 2014年8月29日,內蒙古自治區騰格里沙漠腹地,一根排污管穿過沙丘,通到沙漠腹地的4個巨型排污池,把從3.2公里外引出的工業污水直接排放其中。

三江源生態危機 2017年8月2日,青海省玉樹州治多縣非法盜采點扎蘇煤礦其中的一個山谷,從高處俯瞰,整個山谷滿目瘡痍。 據調查,處于三江源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和青海三江源國家公園核心區,分布有41個亟待修復的礦點,大部分為非法礦點,目前這些礦點持續對地表草場、天然植被產生直接影響和破壞,并對長江、黃河、瀾滄江造成污染。

日本福島“核污染區” 2015年11月28日,日本富岡町高輻射區的一處停車場。 2011年3月11日,日本大地震觸發核危機,截至2015年11月,在福島第一核電站周邊40公里范圍內,仍有大量高輻射區被劃為生命禁區,昔日家園變成雜草叢生的“鬼城”,約有10.5萬人無法返回家園。

尼泊爾8.1級強震 2015年4月28日,位于加德滿都的一座寺廟在地震中被摧毀。 2015年4月25日,尼泊爾發生8.1級強震,造成8019人死亡,17866人受傷,同時,損毀了14座重點古建筑,其中12座為世界文化遺產。

埋在沙漠里的污染 2015年10月29日,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左旗騰格里沙漠腹地,中科院和綠發會工作人員在一處當地化工企業,通過埋在沙漠里的管道向沙漠直排污染并用黃沙覆蓋的區域,挖出被污染的沙子,為環境公益訴訟收集證據。

候鳥守護者 2014年10月14日,田志偉和志愿者給生病的普通鵟喂牛肉,一只即將康復的普通鵟在屋里飛來飛去。 位于河北省境內的渤海灣有一片方圓600多平方公潮間帶,每年有380多種,上千萬遷徙的鳥類過境,是世界候鳥遷徙八大鳥道之一。 45歲的田志偉,10前開始義務護鳥,如今,他組建了一支28人的志愿者隊伍,組成渤海灣護鳥隊,每年救護各種鳥類上千只。

四尺校長 2014年6月12日,熊朝貴在課堂上。熊朝貴既是校長,也兼顧6年級畢業班的數學教學。 熊朝貴是云南省馬關縣夾寒箐鎮么龍村人,肢體殘疾,身高1.38米,現年50歲。1983年因當時高考限制沒能參加高考,后回鄉。1985年在家自辦學習班,后轉為正式教師。2007年9月任么龍小學校長至今,該小學現有學生400多人,大多數是留守兒童。熊朝貴即是校長,也是呵護這些孩子的“家長”。

精準扶貧變遷專題之十二: 2018年6月26日,貴州省畢節市經濟開發區碧海陽光小區,李佳玉、李佳雪、李創達三姐弟還有爸爸、奶奶住進100平米的新房,三姐弟不僅有的新床,而且上學在社區小學,步行不到10分鐘。爸爸李福傳分到社區上班,月工資3000元。

精準扶貧變遷專題之十一: 2018年6月24日,貴州省畢節市七星關區海子街鎮五十畝村,李佳玉、李佳雪、李創達三姐弟睡在一間九十年代的土木結構的危房里,他們每天上學來回要走3個小時。2017年,他們家被納入精準扶貧戶。

精準扶貧變遷專題之十 2018年3月1日,貴州省哲覺鎮論河村,從深山搬到論河村中心新村的家里,張順麗有了自己的獨立房間,她的爸爸媽媽也回到家鄉,在扶貧產業化項目公司上班。

精準扶貧變遷專題之九 2017年12月15日,中國貴州省哲覺鎮論河村,位于深山的家中,12歲的張順麗在自己的床前。她的父母在蘇州打工。2016年,她的家被確定為精準扶貧戶。

精準扶貧變遷專題之八: 2018年6月27日,貴州省畢節市經濟開發區碧海陽光小區,18歲的湯關田和20歲的姐姐湯關琳住進了新房。全家5口人免費分得100平米的新房,姐妹兩人在開發區一座智能溫棚運營單位就業。

精準扶貧變遷專題之七: 2018年6月25日,貴州省畢節市七星關區海子街鎮五十畝村,18歲的湯關田和20歲的姐姐湯關琳住在一個危房的閣樓里。2017年,她的家被納入精準扶貧戶。

精準扶貧變遷專題之六: 2018年3月1日,貴州省哲覺鎮論河村,從深山搬到論河村中心新村的家里,9歲的張敏有了自己獨立的臥室。過去張敏每天上學往返要走2個多小時山路,現在他的新家離學校只要步行5分鐘路程。

精準扶貧變遷專題之五: 2017年12月15日,貴州省哲覺鎮論河村,位于深山的一戶人家,9歲的張敏,她的床在一間土木結構的舊屋子的一角。2016年,張敏的家被納入精準扶貧戶。

精準扶貧變遷專題之四: 2018年3月1日,貴州省哲覺鎮論河村,從深山搬到論河村中心新村的家里,8歲的朱福軍有了自己的獨立臥室。過去朱福軍每天上學往返要走4個小時山路,現在他的新家離學校只要步行5分鐘路程。

精準扶貧變遷專題之三: 2017年12月14日,貴州省哲覺鎮論河村,位于深山的一戶人家,8歲的朱福軍在自己的床上,床的下面是牛圈。2017年,朱福軍的家被納入精準扶貧戶。

精準扶貧變遷專題之二: 2018年3月1日,貴州省哲覺鎮論河村,張琴的家從深山搬到論河村中心新村,她和妹妹有了自己獨立房間和新床。張琴的爸爸也成為一名扶貧產業化項目的員工。

精準扶貧變遷專題之一: 2017年12月14日,貴州省哲覺鎮論河村,4歲的張琴在和奶奶一起睡的床上,她的家地處深山,為深度貧困戶。2017年,她家被納入精準扶貧戶。

《懸崖村》專題之二十八: 2017年10月4日,懸崖村的清晨。 懸崖村鋼梯竣工后不久,索道也建成使用;3個助農取款金融服務點落地,移動電信4G光纜已經牽到山頂的懸崖村;農作物都新添了高經濟價值的油橄欖和三七等;一項投資達6億元的旅游產業投資項目開始進入前期建設階段;短短一年,懸崖村居民人均收入增長7倍。

《懸崖村》專題之二十七:2017年10月4日,陳古吉的家中,妻子俄地有洗照看著鍋里的煮羊肉,準備晚飯,陳古吉的孩子和親戚的孩子聚在灶臺邊玩耍。曾經在勒爾小學支教的老師萬朝輝說,懸崖村的孩子和過去相比,現在精神狀態、學習成績和個人生活習慣改變巨大。他說,改變懸崖村,需要從知識開始,這一代的孩子是懸崖村的希望。

《懸崖村》專題之二十六:2017年10月5日,陳古吉戴著防蜂蜇裝備收割布置在巖壁上的蜂箱里的蜂蜜。在懸崖村鋼梯修通后,陳古吉家的野生蜂蜜被全國各地探訪的游客搶購一空,通過購買者的朋友圈擴散,他的懸崖村野生蜂蜜被更多人知曉。今年他將蜂箱數量增加了8倍,大部分通過線上銷售,收入達7萬多元,實際收入增加約十多倍。

《懸崖村》專題之二十五:自今年初,山上有了4G,家家裝有WI-FI,陳古吉說,通過手機微店,他的蜂蜜、家里生產的核桃、花椒等,就供不應求。

《懸崖村》專題之二十四:2017年6月15日,勒爾小學的陳心明和弟弟陳木黑給家里打電話。 學校自2016年9月就開始實行免費的全寄宿制,為了便于孩子們日常和家人聯系,學校安裝了3部刷卡電話,并給每個孩子發放了每月60分鐘免費通話IC卡。 同時,投資1300多萬元的勒爾小學新教學樓及寄宿配套設施建設即將竣工,預計年底投入使用。

《懸崖村》專題之二十三:2017年10月6日,陳古吉和妻子及9歲的女兒陳日莫,到山下采購生活用品,及肉蛋、蔬菜,國慶期間,陸陸續續有從全國各地來探訪的愛心人士,陳古吉一家也格外忙碌。陳古吉說,寒暑假,有的愛心人士還帶著孩子爬天梯,到家里來體驗生活。

《懸崖村》專題之二十二:2016年11月19日,三年級的吉巴哈呷雖然第一次爬鐵梯,不過,相比爬藤梯輕松也安全,一路上他的動作異常敏捷。

《懸崖村》專題之二十一:2016年11月19日,陳木黑爬到半途稍作休息,他的爸爸陳古吉跟在后面。以前,陳古吉會帶著一個背包繩,系住陳木黑的要,一路連提帶拽山下,如今,只要跟在后面,陳木黑自己能爬鐵梯上山了。

《懸崖村》專題之二十:2016年11月19日,孩子們攀登最后兩段垂直高度一百多米鐵梯,過去的藤梯幾乎和崖壁垂直,現在的鐵梯傾斜在60度左右,行走方便很多,也安全多了。

《懸崖村》專題之十九:2017年6月17日拍攝的,今年新增的一條最長的鋼梯,抵達阿土列爾村勒爾組最后一個休息平臺,去年這段沒有修鋼梯,存在安全隱患。

《懸崖村》專題之十八:2016年9月,懸崖村的鋼梯開始動工修建,第一期工程于2016年11月竣工,完成了最危險路段的鋼梯鋪設。 2017年3月開始進行第二期工程建設,主要是對一些有安全隱患的路段進行補修,這是2017年6月17日,參與修鋼梯的60多歲的村民伍有則,背負著10根總共一百多斤的鋼管,在鋼梯上艱難的攀登。

《懸崖村》專題之十七:2017年10月5日,陳古吉的家里,墻壁上掛滿了背行李的繩索。這樣的情景在懸崖村家家戶戶都能看到。過去,一般的情況,村里8歲以上的人都要背負從山下購買的生產生活資料以及山上的特產,往返上下危機四伏的藤梯。

《懸崖村》專題之十六:夜里,因電力不夠而異?;璋?,5年級的陳心明躲在房角的床上打著手電學習。懸崖村使用的還是小水電的發電,因電力嚴重不足,日常照明都無法保障。

《懸崖村》專題之十五:2016年5月12日晚上,村民坐在玉米稈上搜尋手機信號,村里沒有發射塔,全靠山下發射到的微弱信號接收手機短信和打電話。

《懸崖村》專題之十四:2016年6月1日,陳古吉一家人一起吃飯,他的孩子除了最小的,其余的孩子都已經開始承擔家務。

《懸崖村》專題之十三:2016年5月13日,阿土列爾村,一位下山趕集的村民用繩子拴著兩只雞掛在肩上,因為道路不便,村民種植的土特產和養殖的牲口很難運到山下。

《懸崖村》專題之十二:2016年5月14日,阿土列爾村沒入學的孩子在村里玩耍。由于家長擔心安全問題,阿土列爾村還有部分適齡兒童沒有入學。

《懸崖村》專題之十一:2016年6月6日,走第二條季節性道路下山上學的8歲的吉覺爾子,走到半途汗如雨下。

《懸崖村》專題之十:2016年6月6日,走第二條季節性道路下山上學的俄地有三,走到山下,鞋破損的腳趾全都露了出來。

《懸崖村》專題之九:2016年6月6日,一些家長帶孩子走第二條季節性道路下山上學,孩子們三次過河或小溪,其中一處靠一個斷橋通過,村民講,遇到雨后,這條路幾個有水的地方大人都無法通過。

《懸崖村》專題之七:2016年5月14日,孩子們在攀爬過程中,聚集在狹窄的崖壁上休息,整個路程,大部分休息的地方處在懸崖邊,空間狹小。

《懸崖村》專題之七:2016年5月14日,孩子們在攀爬過程中,聚集在狹窄的崖壁上休息,整個路程,大部分休息的地方處在懸崖邊,空間狹小。

《懸崖村》專題之六:2016年5月14日,幾個男孩在攀爬過程中,坐在“天梯”上休息。

《懸崖村》專題之五:2016年5月14日,孩子們在攀爬一段幾乎垂直的“天梯”回家。15個孩子中多數是女孩,在3個家長的保護下,背著十幾斤重的書包,大約用了2個多小時,到達“懸崖村”。

《懸崖村》專題之四:2016年5月14日,在爬山過程中,9歲的俄地曲波從石縫中修出的小道向上攀爬。

《懸崖村》專題之三:2016年5月14日,爬山開始前,陳古吉用背包繩繞過兒子陳木黑的胸口,在背后打上結,以確保兒子的安全。陳木黑6歲,是年齡最小的學生,讀學前班。

《懸崖村》專題之二:阿土列爾村,是一座名副其實的“懸崖村”,72戶人家居住在這里,這個村處于美姑河大峽谷斷坎巖肩斜臺地,所在位置就像三層臺階的中間那級,海拔1400多米,與山下的學校及公路垂直落差約800米。

《懸崖村》專題之一:2016年5月14日,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縣支爾莫鄉,在3名家長的保護下,15個孩子從山下的勒爾小學出發,踏上放學回家的路。他們要順著垂直的懸崖攀爬17條藤梯,才能抵達比山下學校垂直高度超過800多米的“懸崖村”,即阿土列爾村勒爾組。

股票交易规则过程